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警营风采
人物·纪实 | 好大一棵树
发布日期:2020-08-19  访问量:  来源:  作者:  

原创王向明

转载自8月14日《人民公安报·剑兰周刊》

人物简介:

李树干,男,1959年10月出生,退休前为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公安局氾水派出所社区民警,退休后以老党员身份继续扎根基层发挥余热。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、三等功1次,先后荣获“全国优秀人民警察”、“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”、全国“公安楷模”、全国“人民满意的公务员”称号。

二级英模李树干退休前是“最有面子的农民警察”,退休后他继续为氾光湖百姓服务,还是百姓心中可靠的大树——

“头顶一个天,脚踏一方土,风雨中你昂起头,冰雪压不服……”

《好大一棵树》唱响大江南北那年,李树干刚当上警察,那时,他30多岁,个高体健,警服往身上一穿,和村口的小白杨一样挺拔、健壮,浑身上下透着青春活力。

上班第一天起,李树干就干起了社区民警,一个包、两条腿,跑完东西跑南北,东家的大事,西家的小情,张家几口人,李家跟邻居关系不好,都一一记在本子上。

李树干工作的地方叫氾光湖,地理位置偏僻,距江苏宝应县城近20公里,周围一圈都是水,在63平方公里、1.4万多人的“孤岛”上,警察只有他一个人。因为交通不便,氾光湖经济一直上不去,乡亲们找不到挣钱的门路,纷纷往外面跑。年轻人出去了,留下的全是老人孩子。村里没有红绿灯,村民交通意识也不强,遇到急事骑着车子横冲直撞,看得李树干捏着一把汗。为了不出事,他每天早上把警服一穿、帽子一戴,上学的学生还没到,他就先到了。村民跟他打趣,人家交警都是戴白帽,你怎么戴的是蓝帽子?李树干一边招呼骑车的人慢点,一边回应:别管白帽蓝帽,能管好交通就是好警察。

儿女出去之后,腿脚不便的老人常常为到镇上办事发愁。李树干知道后,在警务室搞起了代办业务,交电费、交水费、办户口、买药品,只要村民找来,他都照单全收。每星期一上午,他都要去镇上的派出所开会,每次出门,公文包里都塞得满满的,电费本、水费本、户口本,还有手写的要买药的纸条。同事拿他开玩笑,你这包里鼓鼓囊囊的,是不是吃拿卡要老百姓的东西?他笑着把大手在包上拍拍说:氾光湖老百姓识趣,不用卡也不用要,都是主动送上门。

所里开完会,李树干就开始了新一轮的忙活,先去户籍室把几家新生儿的户口办好,然后再跑供电所、自来水公司、药店、超市。几个办事地点不集中,有的还要排队,事情办完了,天也就黑了,他的自行车车把、后座上全是东西。

驮着东西乘上汽渡,过了大运河,他再一家家给送过去。老人看见他汗流浃背,赶紧端上一碗水。他双手接过碗,咕嘟咕嘟喝个底朝天,然后把嘴一抹,很过瘾的样子。人家留他吃饭,他要么说要赶着给下一家送东西,要么说妻子在家等着他呢,下次一定留下来。有的老人不高兴地说,你这个小李,说话不算话,每次都说下次,却从来没有过下次。李树干嘿嘿一笑,推着自行车就跑,一边骑一边说:“下次,下次一定!”

李树干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,是参加工作的第16个年头。风吹日晒16年,小李硬生生被岁月磨炼成了老李。新上任的局长到基层走访调研,到氾光湖一看,就老李一个警察,再和老百姓聊聊,个个都竖大拇指说,这人真不赖,大事小情找他,啥事都一碗水端平,不洒、不漏、不护短,从来都是向理不向人。

从村民到渔民,从小孩到老人,从干部到群众,问一个伸个大拇指,问两个伸一对。不过,也有个老人对局长抱怨说,这个小李啥都好,就有一点不好,老忽悠我,每次留他在家吃饭,回回说下次,却从来没兑现过。

局长调研中,眼眶湿了好几次,什么也没说就走了。

几天后的一大早,一群记者来到氾光湖,他们都是局长安排过来采访李树干的。周围一圈水的孤岛、两个澳门大小的辖区、一个人的警务室,李树干和乡亲们的故事第一次呈现在公众面前。村民们一个个竖起的大拇指,一句句朴实的褒奖,赢得了人们一串又一串的眼泪。央视记者捕捉到线索,也专门赶了过来。那天晚上,中央电视台在报道李树干事迹时称其为“最有面子的农民警察”,整个氾光湖沸腾了,老李的热血也跟着沸腾了。

打那以后,孤寂的小岛就没再冷清过。记者一批一批来,老李的荣誉一年比一年高,从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到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,从江苏“时代楷模”到全国“公安楷模”。一串串的光环戴在头上,很多人以为李树干会飘,没想到他还是那个朴实的老李,谁打招呼都应,谁递再差的烟都抽,照样跟群众坐在树阴下乘凉,蹲在地头聊天。

可惜岁月催人老,就在前不久,不服输的老李退休了,局里专门给他办了退休仪式。局领导让他说两句,他站在台上哽咽了半天才说:“我马上要脱下警服了,心里空落落的。30年来,组织培养、领导关怀、乡亲们支持,让我这双丈量土地的大脚,走向了全国,登上了央视,走进了人民大会堂,再苦再累也值了。我虽然退休了,但还是党员,要是乡亲们需要,我永远都是那个农民警察李树干。”

老李的退休感言让局领导很感动,说老李可是咱公安队伍里的宝,那些宝贵的工作经验要是烂在肚子里就太可惜了。镇领导也感慨地说,群众工作是政府工作的根基,老李既然表态,咱可不能浪费了这机会。

如今,老李又开始忙活起来了。镇上任命他为村党支部副书记,县公安局向市公安局、省公安厅申请,聘任他为公安教官,并担任社区的总网格长。虽然这些都是挂名,没有一分钱工资,但一点不影响他干事的劲头儿。这不,每天太阳刚刚升起,老李就骑着摩托车出门了。

说起摩托车,老李打心眼里自豪。刚荣获“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”称号的时候,有一次公安部召开座谈会,有关部门得知李树干20多年坚守一个人的警务室,整天风里来雨里去,提出送给他一辆小汽车。身边的人都替他高兴,哪想到他一口回绝了,问能不能把小汽车换成摩托车?在场的人不明白,傻子也能拎得清哪个重哪个轻,放着遮风挡雨的汽车不要,干吗要个冬天把人冻得发抖、夏天晒得烫皮的摩托车!李树干说,小汽车是好,但我工作的乡村路窄,经常要到田间地头出警,汽车进不去,不利于开展工作;即便是进得去,我坐在车里,老百姓跟我打招呼我听不见,也会疏远了我和群众的关系。

摩托车拿到手后,李树干当个宝贝一样爱惜。在外面跑了一天,他回来都要把车子擦得干干净净。车是好车,可再好的车也经不住天天骑,外加乡下不少地方坑坑洼洼的,几年下来,车子的小毛病开始陆陆续续出现。有一天,省公安厅领导到氾光湖调研,看见老李的摩托车,想试试车子的性能,结果关键时刻掉了链子,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点着火。领导摇摇头,说老李在基层不容易,装备一定要保障好,回头以省公安厅的名义给老李换辆新的。没过几天,新车就到了,老李干起工作更加卖力了,每天7时不到,摩托车的“突突”声就打破了乡村的宁静,他要赶在家家户户烟囱冒烟的时候去走访。老李说,乡下人起得早,早饭一吃,该下地的下地,该做工的做工,人就不好找了。

可惜的是,这辆摩托车骑了没几年,车子好好的,人要退休了。退休意味着要脱警服,警用摩托车也不能再骑了,老李舍不得,但岁月不饶人。省公安厅领导得知老李要主动发挥余热,继续为氾光湖百姓服务,退休仪式那天,又送来了一辆民用牌照的摩托车。

如今,公安部送的警用摩托车进了李树干警务室陈列馆,成为老李从警生涯的一个见证,省公安厅的警用摩托车移交给了新来的徒弟。每天一大早,乡亲们都能看到老李骑着摩托车,奔波于田间地头,和年轻的徒弟一样充满活力。村民调侃他说,老李你这是老树发新芽、枯树又开花啊。老李嘿嘿一笑说,我这是脱下警服、卸下荣誉,轻装上阵再出发。

摩托车驶过村庄,驶过田野,驶过一条条再熟悉不过的小路。路边的白杨树高大挺拔,他忽然觉得,30年过去,自己早已成了深扎在这块土地中的一棵树。事实上,他早已成为百姓心中可以依靠的大树!正像歌里唱的那样:“好大一棵树,绿色的祝福,你的胸怀在蓝天,深情藏沃土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