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警营风采
阳光社区走来了“小警官”(政治部 王向明)
发布日期:2020-03-19  访问量:  来源:  作者:  

      每天一大早,孟伟淳从家里出来,不是先去派出所,而是要到阳光社区转一圈。他这边刚进小区门,不远处正在扎堆聊天的老人,远远地看见他进来,一个提醒一个:“走,走,赶紧回家,小警官又来了”。

“小警官”没有歧视和贬义的意思,是社区里上了年纪的人对孟伟淳的昵称。人年纪一大,记性也不好了,“孟伟淳”这名字他们觉得不好记,今天记住了,明天看见人,知道是派出所的警察,至于叫什么,脑子里得想半天。后来有人说,你这警官,比我孙子年纪都小,以后我就叫你“小警官”了,没有小看你的意思,主要是好记,我们年纪大了,脑袋瓜不好用了。

孟伟淳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,只要您叫着顺口,随您怎么叫。打那以后,“小警官”就成了阳光社区里老人对孟伟淳的专称。

阳光社区包括两个小区,阳光北苑和阳光南苑。这里地处城郊结合部,属于政府安置小区,农村房子拆迁后,村民成了市民,原本好几个村的村民全部集中安置在这里。安置小区不比商住房,房屋质量和小区绿化相对都要差一些,年轻人觉得这里不上档次,结婚后都搬走了,留下来的全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。

在农村的时候,家家户户单门独院,没事的时候就在院子或是村庄里晃一圈,出去也没什么事,就是想透透气,找人拉拉呱。要是能凑着四个人,就在门口或院子里支一张桌子打扑克。兴致来了,能从吃完早饭打到太阳落山。

这种习惯在农村保持了大半辈子,如今住进了楼房,很多人开始不适应,在家里呆不住,只要不是天阴下雨,吃完饭嘴一抹碗一推,就下楼找人扎堆聊天,陈芝麻烂谷子的事,一群老头老太太能聊上大半天。

按说,人多热闹,老人们不孤独是好事,但疫情期间,最怕的就是人多聚堆。为了能让大家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,孟伟淳可是没少费工夫。虽然他跟社区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,还是有些人在家呆不住。刚开始的时候,他一进去,头都气大了,宣传的时候,一个个都很配合,但转身一走,三五成群又出来了,该聊天的聊天,该打牌的打牌。孟伟淳就劝,有人一肚子委屈:“小警官,在家实在坐不住,太憋闷了”。有的胆子更大,一群人聊得热火朝天,连口罩都不戴。孟伟淳问:“口罩呢?”有人乖乖从兜里掏出来,一边戴一边抱怨:“戴着不舒服,太闷气了”。也有脾气倔的,为了不戴口罩,话回得很生硬:“买不到!原本指望这句话能把“小警官”顶回去,让他没想到都是,孟伟淳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,要求老人带上。没噎住警察,反倒自己被噎的没有话说。老人一边戴,一边自言自语:活了大半辈子,被一个嘴上没毛的“小警官”给治住了。

疫情期间,为了管好这群老头老太太,孟伟淳腿都快跑断了。一天跑一趟不行,那就跑两趟,两趟不行就三趟。跑得几个爱出来闲逛的老人都不好意思了,一看见他进小区,就赶紧往家走。

比起社区里这些不服管的爷爷奶奶们,孟伟淳觉得还是七岁的小志最听话。小志今年七岁,是孟伟淳帮扶五年的孩子。认识小志,还要从孟伟淳的妈妈李萍说起。说起妈妈,孟伟淳是一脸自豪,妈妈是最基层的社区工作者,舞台虽小,却让妈妈干出来大成绩,不但把社区工作做得有声有色,她本人也被推选为省人大代表,后来还当选省人大常委。

一个最基层的社区工作者,能获得如此高的荣誉,没有点实际成绩自然不行。妈妈的敬业打小影响着孟伟淳,在他眼里,妈妈不但工作勤恳,还有一颗爱心,从小就是自己的榜样。

小志一家是李萍五年前在社区摸排贫困人口的时候发现的,小志妈妈属于二级精神残疾,一家三口全靠小志爸爸做些零工维持生计。当时,李萍进屋一看,心就软了,一家三口挤在巴掌大的一间房里,除了一张床、一张桌子和一个电饭锅,再也看不到像样的摆设。

晚上回到家,李萍跟老公孟令可商量,想结对帮扶小志一家。跟孟伟淳一样,父亲孟令可也是一名社区民警,整天在社区跟老百姓打交道,看见谁家困难,只要能帮上忙的,从来不会袖手旁观。妻子跟他商量,他一口就应承下来。当时警校还没有毕业的孟伟淳对妈妈说,这事我也想参与,咱们一家三口帮扶他们一家三口,你们帮扶大人,我负责孩子。当时小志才两岁,刚学会跑,看见家里来了生人,怯生生的往后躲。孟伟淳掏出提前准备好的玩具,像哥哥一样逗他,一来二去,两人熟了,再逗他,一串又一串铜铃般的笑声从破旧的小屋里传来。

冬去春来,一晃五年过去了,孟伟淳警校毕业去派出所做了社区民警,小志也上了小学。这期间,逢年过节,孟伟淳都会跟父母拎上米、面、油和生活用品,去看看小志一家。尤其是小志上学后,孟伟淳去的更勤了,书包、文具、零食,都会顺带着买一些。孟伟淳成了小志眼里最亲的大哥哥,每次得知他过来,小家伙心里都会高兴上一整天。

这不,疫情来了,作为防护必需品的口罩成了抢手货,孟伟淳担心小志爸爸买不到,把单位给自己配发的口罩匀出来几个,给他们送去。小志看见孟伟淳,冲过来让他抱,孟伟淳往后退了两步:“哥哥天天在外面跑,接触的人太多,这次就不抱你了”。小志没说话,嘴巴下意识就撅起来了,眼泪也开始想往下掉:“哥哥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”孟伟淳心里一下子就酸了,说小志不哭,等哥哥把病毒打跑带你去游乐场、吃肯德基。小志这才止住了眼泪,说哥哥你要说话算话。孟伟淳点点头,小志才破涕为笑。

孟伟淳这边刚准备跟小志告别,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,说是阳光小区有人要堵门闹事。社区民警的手机号都是对老百姓全面公开的,居民有事110都不打了,直接打孟伟淳电话,有时候白天,有时候晚上,“小警官,楼上大半夜咚咚咚,吵的人睡不了觉,这事你得管!”“小警官,楼下老张跟老王因为打扑克呛呛起来了,你快点过来,要不一会该打起来了。”光是鸡毛蒜皮的事,一天到晚能把孟伟淳吵得头疼,但每一个电话他都不敢怠慢,多跑一趟不怕,怕的是跑了一百趟没出事,就一趟没跑出事了。

挂了电话,孟伟淳火急火燎往阳光小区赶,十来个人正堵在门口,看见他过来,一下子聚拢过来:“小警官,听说外地有人要返回咱们小区,还是疫情严重地区回来的,大家一致要求把门封死,不让他们回来,这事你可得好好管”。孟伟淳把手一抬:“管,管,我肯定管,知道危险你们还往一块聚,都赶紧回家”。管事的来了,老人们才陆陆续续回家,一边往家走嘴里还一边嘟囔:“咱小区不是没有嘛!”。

对于这次疫情,阳光社区的老人态度是外紧内松,在他们看来,只要把大门守死了,不让外地回来的人进来,就万事大吉了,自己在小区里逛逛没什么大事。但关键是,按照政策,人家从周边城市回家,户口在这里,房子在这里,只要不发烧,家还是要回的,不过要按照要求居家隔离。

对于被隔离的人,必须监控到位。孟伟淳一个个通过电话加了微信,每个人每天测体温的过程都要拍成视频发给他。谁家要是缺吃少喝了,也听过微信告诉“小警官”。孟伟淳一家一户记下来,然后联系社区,哪一栋哪一户,要什么,备注的清清楚楚。

孟伟淳说,幸亏我还是单身一个,时间上完全属于自己,上班在社区,下班住所里,这期间,除了去看看小志,基本上没离开岗位。

孟伟淳说,你别看我今年才26,在所里我也算是老警察了,去年刚招了12个新警,我得给他们做好榜样。

孟伟淳说,疫情可快点结束吧,到时候我就能抱抱小志了,他还惦记着游乐场和肯德基呢!

孟伟淳说,天气预报说明天是晴天,阳光就像希望,身上一暖,希望也就跟着有了。

说这话的时候,他推推鼻梁上的眼睛,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。

他在等这座城市复苏,等待阳光小区再回到昨日的嘈杂,等待小志吃上肯德基时幸福的微笑……